Cliche

Organized with Bill Powers


Download

「俗套」

由Bill Powers策划

2018年6月20日—7月28日

纽约

 

“油画难免都有些俗套。一个画家如果想改变这种俗套,将它变形或毁坏,用尽方式去摆弄它——这种想法还是过于智性和抽象了:它只是让俗套变得更俗套,并把画家框定在俗套之中,除了滑稽的模仿之外,无法给他任何其他慰藉。”

——法国后现代主义哲学家吉尔·德勒兹(Gilles Deleuze)

 

“含义的确定性越高,包含的信息则越少。 例如,从启发性这一点上看,陈词滥调无法与那些伟大的诗歌比拟。”

——美国应用数学家诺伯特·维纳(Norbert Wiener)

 

 

我们想象中的情书是甜蜜的。

我们期待毕业典礼上振奋人心的演说。

当俗套颠覆我们的期望,比喻变得陌生,并在某种程度上,产生一种独特性。

在法语中,它最初指代印刷术中复制生产的一种技能,这给这个词增加了很多瓦尔特·本雅明(Walter Benjamin,德国哲学家)的意味。

作为不完全象声词 — 他们说,“Cliche”一词来源于印版冲压的声音。

Click.

(啪嗒)

Click.

(啪嗒)

Cliche.

比听觉上的起源更重要的是,如今我们应该如何定义俗套?对于原创性的背叛......

过度使用的意象......

通用商标成为了普遍性的副产品......

我已经一次又一次地听到这个词,或与其意义相近的话。

马克·格罗特雅恩(Mark Grotjahn)谈及在巴斯奇亚(Basquiat)之后绘制头骨的愚蠢行为。

塞西莉·布朗(Cecily Brown)承认,《美杜莎之筏》(The Raft of the Medusa)出名到她无法想象自己可以如何重新诠释这一场景。

山姆·麦金尼斯(Sam McKinniss)采取了相反的态度:他宣称俗套是他艺术实践的基石,我们应当推崇这种实践。

这也是一个有趣的自由联想的游戏。

如果我说到蝴蝶,你第一个想到的艺术家是谁?

说到牛仔呢?

一个笑脸。

保险杠贴纸。

谁“拥有”独木舟?

独木舟可以被拥有吗?还是需要租赁购买?

搞笑绘画。

这个问题部分可以追溯到等级问题。

回到17世纪的法国,当时的法国美术学院,按照重要程度将绘画划分为不同级别。

历史绘画排名第一。

随后是肖像。

然后是风景画。

最后是风俗画。

这些分类原则为绘画不同的主题赋予了不同等的价值。

今天,夏季群展的想法都已经变得俗套。

那么,除了6月到7月,什么时候才是收获“塞尚的苹果”(从德勒兹关于俗套的思考中借来的比喻)的最佳时机呢?

通过这个展览,我们希望探索俗套的不同侧面:自画像、裸体、观念艺术。

任何猖獗的恋物癖,只要它可以被视作通往意义和流行性的捷径,这都是一场公平的游戏。

 

——Bill P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