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g Yuxing

Heaps of Brocade and Ash 锦灰堆


Download

布鲁塞尔的阿尔敏莱希画廊非常高兴地宣布举办黄宇兴个展《锦灰堆》,将是该中国艺术家与画廊的首度合作。展览将呈现黄宇兴于2015年到2021年间创作的21件作品,探索了艺术家视觉语言中具有贯穿性的主要脉络。以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为中心,无论是奇幻的,抽象的或者电光四射五彩缤纷的当下风景,皆是黄宇兴个人主义的个体表达。

黄宇兴于2000年毕业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后,以其色彩生动的巨幅画作出名。不久之后,一场极具影响力的拉萨之旅不仅激发了艺术家对禅宗和藏传佛教的终生兴趣,还在此后持续不断地为他的作品提供人文关怀所赖以生存的精神性土壤。至此,他开始在国内和全球的众多群展和个展中频频出现。

从无限的历程到凝结在画布上的短瞬,时间一直是黄宇兴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主题。时常以水流为象征,这个概念也时常体现在绘画中黄宇兴对于横贯东西方艺术史的回溯和总结,在脉流涌动的画布上交融并超越了时代,蔑视了类型化和局限性。

艺术家的朴实又自然的绘画主题 - 山峦,河流,树木等和他独树一帜、荧光奕奕的色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令人联想起人造城市灯火的霓虹色彩,并置强调了艺术家作品的核心信条:人与环境的关系。尽管采用了抽象表现主义的手势和笔触;超现实主义的视觉隐喻;以及中国传统水墨画的精雕细琢,黄宇兴鲜艳的色调依然是使得其画作独一无二,极具辨识度的原因。

个展《锦灰堆》以广受嘉喻的《河流》系列中的四件作品为代表,包括两幅纸上作品。 河流是艺术家作品中经久不衰的母题,他将河流形容为“我内心以时间为定义的形状。”以暗示漩涡和涡流的迷幻形态和螺旋体;断续但又平静;一种在无名汐流的搅动下不断变幻的水面为特征,《雨》和《松波》直观地呈现了艺术家的标志性绘画技术,以其穿透半透明的油画颜料和丙烯酸颜料层的强烈​​色彩来表现。

如果艺术家的《河流》系列传达出的是时间的层次,深度和动态,那么他的所谓的《气泡》系列则着重于对单个瞬间即刻的捕捉。近期创作的三幅各具特色的作品描绘了一个充满气泡的场域,气泡们蓄势待发,仿佛即将破裂;又像是显微镜下的视野,充斥着液泡或细胞。时而是一些光滑的椭圆或卵形,更多时候是一些不规则的球体,这些意蕴丰富的形状都是在艺术家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主题,横跨过去十年的多个创作系列。

在这次个展中,自然界是很多作品所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山景。有些作品描绘了现实世界的某个地点,例如位于中国东部的黄山;有些则是民间传说:例如,中国国神话中八仙所居的神圣天堂 – 蓬莱。滚动的曲线和彩虹般明艳的色彩层次,叠加着错落有致树木的抽象线条,其中多幅作品融合了艺术家对中国传统工笔技法,也就是高度精细的笔触的当代解读,例如《粉海边的松树》。

这些精炼的线条在艺术家的《宝藏》系列中也一再出现。如同地质学一般精妙,然而并非几何那样机械冰冷,该系列在展览上包括了四件来自最近《各色矿物》系列的作品,尺寸很小,宛如珍贵的宝石。矿石是黄宇兴的视觉语言的基石,该主题在在整个创作过程中不断出现。在《雪松》中,晶体形状支撑着精美绘制的树苗;而《河滨的营地》则呈现了来自另一个时空的文明的倾斜的棱柱和方尖碑。

展览的标题《锦灰堆》暗指黄光宇对于流动,时间和主体之间的不明界定。标题来源于中国传统艺术的一种同名艺术风格,其特征在于对各色文物的“拼贴”(对于像书法,绘画和瓷器的碎片这种文人标志进行杂糅混淆),艺术家选择了该艺术风格的名称来作为自我表达的渠道。

对于黄光宇来说,新冠疫情的爆发触动了一段反刍和整合的时光,寄托在《锦灰堆》的特定含义中。在他的私人隐喻里,“ 锦”代表了童年时期的珍贵回忆;与朋友和家人在一起共度的时光,以及旅程。 “灰”象征着动荡带来的孤独和疏离;而“堆”则代表否定,冲突和二重性。

通过对视觉语言的不懈坚持,鲜明的色调以及将作画过程(包括层次,粘性和笔触)置于视觉中心和前沿的工作方式,《锦灰堆》为黄宇兴的内在情绪状态提供了一种镜像。不仅如此,它还从细枝末节处揭示了熟悉的风景和梦幻蓝图的别种样貌,恰如隐秘的金石,矿材和宝物,恰如滚滚而来,涌动不息,具有无限深度却又白驹过隙的江河。

- Frances Arn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