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Fox

Beware of Darkness


Download

杰森·福克斯

「谨防黑暗」

2018年3月1日 - 4月7日

 

阿尔敏·莱希画廊十分荣幸地宣布将为美国艺术家杰森·福克斯(Jason Fox)在其布鲁塞尔空间举办首次个展。

 

九十年代初,位于纽约的 Feature 画廊为杰森·福克斯举办了他的首次个展。在此次展览之前,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刚刚举办了群展「高与低:现代艺术和大众文化」【1】(High and Low: Modern Art and Popular Culture)—— 这是首个致力于探索“现代艺术及商业流行文化之间的关联”的重要展览【2】。两年后,美国著名艺术家麦克·凯利(Mike Kelley)在荷兰阿纳姆市立美术馆(Gemeentemuseum, Arnhem)组织了展览「怪诞」(The Uncanny)【3】。福克斯的创作构成了将这些事件联系在一起的纽带,而这些事件又帮助我们从时间线的角度理解福克斯从艺术史和七十年代唱片包装中“挪用”和借鉴元素的创作方式。尽管这种创作方式在今天看来已经极为平常,但在当时还并未被许多艺术家使用。

 

在最近的一次与同为画廊代理的艺术家乔·布莱德利(Joe Bradley)的对话中,福克斯在谈及自己的艺术立场时说:“九十年代初期是另一个宣称‘绘画死亡’的时期,只创作表现主义绘画而不运用挪用(appropriation)的艺术手法是反潮流的。[…] 一开始,我对于生化人/极端具象(cyborg / extreme figuration)十分感兴趣。对我而言加斯顿(Guston)是一个需要冲破的巨大阴影,他已经做了我想做的。对我而言,突破这一阴影的策略就是走向另一个极端。我那时在听霍华德·斯特恩(Howard Stern)的音乐,看柯南伯格(Cronenberg)早期的电影,以及史蒂夫·克莱·威尔逊(S. Clay Wilson)和克朗布(Crumb)的漫画。我想要打破现有的对人体形象的描绘,然后从艺术史和漫画中汲取灵感,像“科学怪人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ish)一般地再将它们重组。”【4】

 

当然,严肃对待绘画的方法有很多种,如今福克斯仍然坚持着他三十多年前选择的道路,这一由他独创的方式在今天看来显得尤为特别。正如艺评人凯特·李布曼(Kate Liebman)在艺术杂志《布鲁克林铁路》(The Brooklyn Rail)中写到:“他的概念很简单:画你所爱,并反复地画。”【5】虽然福克斯描绘的常常是已经备受关注的人物,大家也很熟悉它们的外在特征,但它们仍是奇幻且富予想象的。我们从中仿佛看到了前披头士乐队的乔治·哈里森(George Harrison)、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以及鲍勃·玛丽(Bob Marley)的混合体,甚至可以说是杰里·萨尔茨(Jerry Saltz)对于“古代未来主义”(paleo-futuristic)【6】的完美诠释。他们形成一个社会群体:一方面诉说着美国社会(例如对美国星条旗的直接运用),另一方面又展现了艺术家的多重个性。

 

事实上,“绘画这一行为”(The act of painting)或“如何作为一名画家”(Being a painter)一直是福克斯创作的主题,这在他的《无题》 (Untitled, 2002)、《工作室里的马布斯》(Mabuse in studio, 2008)和《莱斯特》(Lester, 2009)等作品中都有所体现。在《拯救世界的绘画》(The painting That Saved the World, 2011)和《偷走了世界的绘画》(The painting That Stole the World, 2015)等作品中,画中的人物仿佛试图冲出画面。画布作为意象也常常出现在他构图的前景中,例如:《阿什拉》(Ashlar, 2016)和《无题》(Untitled, 2017)。

 

由于福克斯对于叙事的开创性和其作品中的讽刺内涵已经被广泛认可,评论家常常只提及他的创作主题,从而让我们忽视了建立他在绘画史上的价值的真正原因:他的艺术风格。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的阴影似乎确实在福克斯的画作里有所体现:例如一只脚或一只手的意象,以及福克斯偶尔用到的红色。

 

这是创造力和独特性与绘画问题本身的再次对话(如何表现事物?如何构图?):福克斯为了找到看似复杂,但实则高效的解决方法,面临着永无止境的挑战。他创作的主题成为了他在形式上进行不断试验的工具,福克斯不仅对艺术史里的绘画传统了如指掌,同时也清楚地意识到现有的图像能够对绘画史产生的影响。

 

1993年,我曾邀请杰森·福克斯参加一个出版物项目——艺术家们可以用任何方式回答:“你认为最理想的地方是哪里?”这一问题。当时,他的答案是:“在你所爱之人的怀里”。他同时还配了一张圆珠笔画:一个小人被一个发型很像拿破仑双脚帽(Bicorne de Napoléon)的女人深情拥抱,几近碾碎。现在回想起来,在这个荒诞的的场景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杰森·福克斯自己与绘画、艺术史,甚至当时美国社会之间的关系。这幅画中紧紧相拥的两个人物似乎也分别展现了艺术家的两种不同性格。

 

埃里克·特隆希(Eric Troncy)

法国第戎市联盟(Le Consortium)艺术中心馆长


 

【1】「高与低:现代艺术与大众文化」(High and Low: modern Art and popular culture),MoMA,纽约,1990年10月7日 —1991年1月15日。由柯克·瓦尔涅克(Kirk Varnedoe)策划(1988年至2001年之间,担任 MoMA 绘画和雕塑的主策展人)和亚当·高普尼克(Adam Gopnik)(《纽约客》艺评人)。

【2】现代美术馆(MoMA),新闻稿,1990年4月。

【3】「怪诞」(The Uncanny),荷兰阿纳姆美术馆,(作为 Sonsbeek ’93 的一部分),1990年5月5日—9月26日。

【4】《乔·布拉德利(Joe Bradley)与杰森·福克斯访谈,2016年11月》,《杰森·福克斯》画册,加拿大画廊,2017年。

【5】凯特·李布曼(Kate Liebman),《杰森·福克斯超自然主义》,《布鲁克林铁路》杂志(The Brooklyn Rail),2014年11月5日。

【6】杰里·萨尔茨(Jerry Saltz),《它来自外层空间:杰里·萨尔茨不羁的新作》,《乡村之声》(The Village Voice),2005年2月2日。